居居尔吉

爬多点山,走多点路,画多点画,看多点书。

在这个科实习的第二个星期。
今天过得很尴尬,又有点委屈。
不想写在空间,也不想写在朋友圈。
在上个科,我们几个实习生被主任拿来撒气,
撒完气我们都没当一回事,
可能是大家都知道他是在无理取闹,
我们没有丁点错,错的都是他。
就好比曾下过雨过,但地面没有染上一丝湿气。
今天就不一样了,就像是高层斗争的牺牲品,他们不需要动刀动抢,你本来也安安静静呆在一个角落。
然后你就裂了。
为什么裂呢,因为你是一个罐子,装着一些笔,有着一个笔主。
有一段时间笔主要暂时离开,让他的爸爸帮忙看着笔。
虽然称为笔主,但是笔是公家派发的,仍然属于公家财物。
于是公家指派了另一个人帮忙看着笔。那个人就连着装笔的罐子一个照看了。
笔主的爸爸就不肯了,但是他很忙,没法一直带着一罐子笔,于是他立刻找了他的心腹,把一罐子笔搬到他桌上,让他看着。就走了。
心腹的笔堆了一桌面,没精力看了。他把那罐笔放回去第一个指派的人那里。
后来爸爸看见了,又把罐子放回心腹桌面。
然后罐子裂了。
时间的错误,让人莫名其妙承受着尴尬与委屈。

大晚上,怀旧玩拳王…
还发光键盘呢…

爬山2.0

=  东莞银瓶山  =
    
     好几个小时到了平台,以为到山顶了,其实还差一大段长梯。
     平台很大,阳光☀很暖。旁边一对厕所,一间小卖部,一条有顶的长廊。
     小卖部里的收音机在咿咿呀呀,拿了两瓶水,阿姨才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收了钱。山上有wifi,二维码贴在柜台上,可是慢得我还是掏了钱吧…
      小卖部附近找不到其他小房子,店里面也不像是能住人,就一个阿姨和一台叫得欢的收音机。
      后来问了才知道,阿姨是受雇来看店的,一大早跟着园林管理的车上来,晚上清林时搭他们的车回去。
       “住不了人,一早一晚冷,还没有电呢。”阿姨一天也无聊,就一直跟我们说话。
      吃过猪肘子,又要赶路了。
      一天爬不完整片山的所有峰,这次选了个最高的。
     下次再来,就该另择路看瀑布了~
🍶

降温了…

三月的狮子,
男主的眼神总是这么温暖。
红扑扑的鼻子准备好迎接冬天了吗?

吹着空调,画一个,清凉一夏…

显微镜看到的,想画下来。